返回 第二十三章 毁容  穿书女配古代养大佬 首页
下载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    『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』

难道她懦弱的模样一直都是伪装,心机已经深沉到了这般地步?

  李氏越想脊背越是发凉,那今晚的事情岂不都是宋阮阮在背后谋划的?

  这种认识让李氏的背上惊起一阵冷汗。

  这个时候再提和宋阮阮对质已经没有任何意义。

  若是事情彻底败露,恐怕还会连累自己的子女。

  况且,镇上是她去的,林员外是她约的,今晚的事情更是和她脱不开关系。

  众人见李氏才说一半便住了嘴,脸色惨白的模样,更加认定是李氏说谎,为了拖宋阮阮下水。

  毕竟这两天宋阮阮的所作所为大家都看在眼里,俨然是已经准备好待嫁的模样。

  于是,原本坚持拒绝的宋长国在心里立刻做了决定。

  原本只是耍耍宋家人的林员外也非要李氏当小妾,准备带回家好好给个教训。

  “爹,我觉得林员外的方法也不错。”宋长国道

  让他一辈子顶着这顶绿帽子,还不如送给别人,总比放在自己跟前,时刻提醒自己好。

  “这……”

  宋三河有些为难,毕竟传出去实在不好听,可自家儿子都这么说了。

  宋三河决定做出让步,只是道:“毕竟儿媳妇再嫁当妾名声实在不好听,所以我这边报死讯,林员外那边,得让她一辈子不要在人前出现才好。”

  林员外点点头,他也有这个想法。

  李氏在宋长国说出那句话时就一直处于怔愣状态,在听到宋三河直接拍板决定的时候才回过神来。

  “不要啊爹!”

  李氏凄厉的叫着,在宋家院外听墙角的一些人对视一眼,眼中的好奇心更甚。

  只是无论李氏再如何拒绝,整个堂屋也没了她说话的份。

  看着李氏被王氏拖下去,林员外这才说起聘礼的事。

  “当初以为要娶你家孙女,所以我出了五十两银子的聘礼,可现在孙女变儿媳妇,聘礼自然也要减少,我看,五两银子差不多了。”

  五两银子,连只鸡也买不到,岂不是在说李氏连只鸡都不如?

  堂屋没人再开口说话,毕竟银子都到自己口袋了,再掏出去谁舍得?

  “不过聘礼给都给了,自然没有再往回收的道理,要不干脆买一送一,娶你孙女,送一个儿媳妇如何?”

  林员外算盘打的美妙,这件事之所以放到后面说,用的就是一招以退为进。

  宋三河这才后悔刚刚谈判的时候没有给自己留下任何筹码,正左右为难之际,王氏风风火火的跑进来。

  “当家的,不好了,阮丫头不知道碰到什么东西,整张脸都快被抓烂了!”

  王氏回想起刚刚看的那张脸,鸡皮疙瘩都起来了。

  “什么?”宋三河一下就从椅子上站了起来。

  事情一桩接着一桩来,阮丫头可是还没许人家的,要是脸被毁了还怎么嫁的出去?

  一直沉默的宋长家也站起来,急急道:“我去叫郎中!”

  原本一直稳操胜券的林员外一听毁了容,顿时失了兴致,可他现在却是宋三河眼里的救命稻草。

  “林员外,我答应你!”

  林员外呵呵干笑着,连忙摆手道:“宋老爷,我就是说着玩儿的,你孙女如花似玉的年纪,怎么能给我一个老头子做妾呢,罢了罢了,聘礼就按原来的走吧。”

  开玩笑,把一个毁容的丑八怪娶回家,辟邪吗?

  看看外面的天色已经渐亮,林员外把自己的车夫招呼来,带着昏迷的李氏,提出告辞。

  那些听墙角的人见听不到什么,早已经回家补觉了,因此倒不知道主角之一就是林员外。

  此时的宋阮阮躺在床上,脸上看起来尤其可怖。

  密密麻麻的红色痘痘,有些甚至都开始化脓,轻轻一碰,化脓的地方便破开,脓水和血水混在一起,看的让人作呕。

  陈郎中收回了给宋阮阮把脉的手,对一旁哭成泪人的阮氏摇头,叹道:“这种情况我也束手无策,还是赶紧送去镇上的回春堂看看吧,兴许还有救。”

  其实不怪陈郎中医术浅薄,这种药并不常见,只要抹上解药,睡一晚脸上的痘痘立马就好了。

  宋阮阮摸摸袖子中的药瓶,那个奇怪的黑衣男子到底是谁呢?

  心中默默思量着,一开始她就知道光把李氏推出去是不够的。

  林员外这个人骨子里有着商人的精明算计,若是不把自己的价值彻底‘毁掉’,那么林员外一定会提出‘娶一送一’的方式,自己依然会嫁过去。

  伴随着陈郎中的话音一落,阮氏期待的眼睛立马没了光芒,看着躺在床上一脸痛苦的宋阮阮,再也忍不住,抱着宋阮阮便哭了起来。

  宋阮阮有些不忍,可是现在不能告诉阮氏真相。

  阮氏向来单纯,一有什么就表现在脸上,让她演戏,着实是为难,只能暂时瞒着。

  花氏在一旁,因为不能说话,只是不断轻拍着阮氏的背安抚着。

  另一边是宋知华和宋知和,就连家中一霸的小胖子也站在一旁,安安静静。

  “哭什么哭,家里死了人啦,丧门星!”

  那边的王氏心情正不好呢,出了那么丢人的事阮氏还在哭,真是触霉头。

  李氏出了意外的消息刚散布出去,宋清远和宋清辞姐弟俩就来问关于李氏的事情,怎么都打发不了,心里正憋着一团火,干脆全发阮氏身上去了。

  阮氏无视王氏的辱骂,扑通跪倒在王氏面前,哭求道。

  “娘,求求你救救阮阮吧,刚刚陈郎中说镇上的回春堂兴许能救阮阮。”

  王氏嫌恶的踢开阮氏扒着自己腿的身子,语气刻薄。

  “她算哪颗葱,要老娘拿银子救她,有本事自己去挣啊!哦,现在毁容恐怕连卖都卖不出去了,不如干脆死了一了百了,还能省些粮食。”

  这话简直都不像是一个亲奶奶亲口说出的。

  一旁的三个小孩子不懂什么人情世故,可王氏的话还是让他们心里涌起恐慌。

  阮氏彻底绝望,瘫坐在地上不发一言,回头看了宋阮阮一眼,起身往主院村长家走去。

  铁娃要过继来是板上钉钉的事情,因着铁娃年纪小,就让铁娃守着陈寡妇过了头七才进行过继的事情。到了宋家让他接着守孝三年。

  本书首发来自,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!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