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第229章:好奇害死猫  华娱之白金年代 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    『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』

电话是杨樰的姐姐接通的,也就是林晓光未来的大姨子。

林晓光原以为是大姨子替她抢先“挡驾”,那头却急急地说,“你等会啊,杨樰下楼买西瓜去了。”

高挑纤弱的小公主抱着个大西瓜,是一幅怎样的画面呢?林晓光想着想着就暗自偷笑了。

未久,小公主抱着西瓜回来了,林晓光问她,这些东西还用你买吗?

电话那头的杨雪却得意地说:“当然啦,我在家里年纪最小,当然要跑腿啦!”

经过一段时间的相处,林晓光逐步了解到,杨樰出生在京城一个普通家庭,上有一个姐姐,年长四岁。

孩童时,两姐妹偶尔还会吵吵闹闹;长大了,姐妹俩却变得亲密无间,姐姐在酒店工作,杨樰去外地拍戏的时候,只要她得闲,必定会去机场接送妹妹,她说这是她的义务。

身处鱼龙混杂的娱乐圈,难免会有烦心事,杨樰却深谙报喜不报忧,在遇到林晓光之前,她的心事惟有向姐姐倾吐。

“小樰,你姐知道咱俩的事吗?”林晓光饶有兴致地问道。

“知道啊,我早跟她说了。”

杨樰顿了顿,不确定地道:“怎么?我还不能跟姐姐说啊?”

“不是,当然能说,我就是随口问一句,对了……你们剧组今天是不是出事了?”

“嗯,闹得那么大,你应该也听说了吧?”

“全世界都知道了,你要不要和我说说,到底是什么个情况?”

“晓光,对不起,我已经答应制片,不回应也不参与讨论这个话题了。”

“……”

又来这套。

林晓光真的是有些无言以对。

“不说话?生气啦?”电话那头的杨樰忐忑不安地问道。

“没有生气。”林晓光叹息道。

“还说没有生气,你明明就生气了。”

“真没有。”林晓光淡淡地道。

“那你叹什么气?语气还突然变得那么冷漠。”

“没有,我就是觉得,你什么事都对我藏着掖着,感觉特没劲。”

“那我也是没有办法啊,我答应别人的事,总不能说完就忘了吧?你希望我是那种言而无信的人吗?”

真是好奇害死猫。

林晓光很清楚,杨樰是那种有所为有所不为的女孩子,所以也能够理解她的想法和观点,待他自我平复好心情之后,也就没再继续追问下去了。

挂了电话,林晓光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,才晚上8点钟,想起杨樰刚才提到西瓜,他也莫名感觉嘴馋,就想让梁果儿到外面给他买个西瓜回来。

果儿哪去了?

林晓光随口喊了几声,不见回应,从房间走出来,客厅里也找不到梁果儿,以为她出去溜达了,忽的,感觉下腹一股尿意袭来,就径直往卫生间走去……

好巧不巧,卫生间的门锁前两天坏了,还没找维修工维修,梁果儿拉好浴帘,正脱的干干净净,准备泡浴缸,突然听到门被推开。

梁果儿当即愣了,来不及开口阻止,条件反射的捂住胸口,她原本以为林晓光正在房间里钻研剧本,谁知道还能往卫生间摸来,而且,平时他都是用自己房间的浴室,很少用这个卫生间啊。

林晓光对着马桶嘘嘘了一会儿,忽然看见浴帘里有影影绰绰的曼妙身影。

林晓光吓得二八都缩了起来,他并不确定这个身影是否就是梁果儿,他第一反应是有贼潜入自己的屋子。

原来……原来真有人在这里面藏着。

“谁啊?果儿?”

林晓光话里带着试探,另一个目的也是为了给自己壮胆,他憋了口大气,伸手去拉马桶边的浴帘,兴许是因为激动,他觉得自己手中的力度很小,可其实,力气大的吓人。

他只是一拽,整个重心都移了过去,金属接头的挂钩,被他一下全都扯了下来,顺边也让他失去平衡的扑倒在浴帘上。

没有什么太大痛感,但是林晓光却看见了一双白皙柔嫩的脚。

漂亮的足弓弧线,干干净净的脚上,脚趾带着粉红,像是初开的莲花。

林晓光这才确定那双洁白双脚的主人。

“晓光,你上厕所怎么不敲门啊!”

梁果儿被呼啦一声浴帘掉下的声音吓到了,紧接着就是林晓光重心不稳的摔倒在她的脚下。

“果儿,我刚喊你名字了,你没听见吗?害我以为家里遭贼了。”林晓光听见是她在和自己说话,虽然嘴上依旧在辩解,却也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。

而且,说话的时候,林晓光不自觉的上移目光,修长笔直的腿全暴露在他的视线里,然后是毛巾半挡半露的春色。

梁果儿看见他眼神直愣愣的落在自己的腿间,小脸涨的通红,她刚才没来得及找衣服,只拽了一块普通的毛巾。

毛巾太小了,只能面前挡住自己胸口到腿根的地方,如果往下移一点,胸口的嫣红就要露出来了,往上移一点,小森林就要暴露,而且只能挡住前面……

“对不起……”林晓光看傻了,但很快,他就站起身,头也不回的离开浴室,把自己关在房间里面闭门思过。

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,覆水难收。

没脸当面跟梁果儿解释,林晓光只能私下发信息跟她说明情况,称自己是无心之失,希望她不要太过介怀。

除此之外,林晓光也琢磨着,是否该让她搬出自己家,让她在附近另外租个房子。

林晓光让她免费住在自己家,初心也是想要替她节省房租,另一方面更是为了让她更方便服侍自己。

但是,现在发生这种事情,林晓光觉得自己就算不让她搬出去,她应该也会主动提出这个问题。

谁知道,梁果儿不仅没有主动要提出搬走,还对那晚发生的小插曲感到抱歉,觉得事自己的存在打扰了林晓光的生活。

于是,两人就这么风平浪静的过了几天,再也没人提起那晚发生的事情。

话说,这次扮演纳兰容若,对于出演了众多古装戏的林晓光来说,本来觉得《烟花三月》中的表演应该是驾轻就熟的,但随着剧情的深入,林晓光也大叹难演,远远出乎预料。

这次在《烟花三月》中,林晓光饰演稳重深情的词人纳兰容若。

从宁死也要带十年未见天日的孔四贞离开皇陵地宫,到与鳌拜斗智斗勇,林晓光饰演的纳兰容若都显得勇敢而深情。

对于这个角色,林晓光付出很多,不仅剃了个大光头,还读了很多关于纳兰容若的书籍,一度成为痛苦的“书虫”,好在他的努力没有白费,将这个忧伤的角色诠释得非常到位。

而接替郝蕾出演下半部女主的高园园,她在戏里饰演的才女沈宛并没有太过亮眼的表现,但也没有太过糟糕,反倒是恰如其分。

在林晓光看来,高园园似乎是个很乐于被称为花瓶的明星,她不太追求表演上的造诣,这点和郝蕾有本质的区别。

从出道至今,高圆圆甚至从未拍摄过露骨的,或者是非常激情的电影电视,她默默的拍着电影电视,做好她身为花瓶的本分。

在高园园身上,有一点是林晓光觉得特别可贵的,好歹高园园在圈里的时间也不短了,但是她真的一点儿都没有这个圈里的习气,她就像一个白领一样,特别质朴,特别有亲和力,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一个漂亮的邻家女孩。

午后。

怀柔影视城。

《烟花三月》后台。

话说,从早上6点一直拍到下午,整个剧组的工作人员都已经快要累趴了。

趁着拍摄间隙,高园园和林晓光躲进剧组的一间休息室里,房间空空荡荡,只在正中摆着两个沙发,他俩都有些慵懒的坐在其中。

高园园和林晓光有一搭无一搭的闲聊,不停变换着坐姿,突然,两个人都不说话了,陷入了奇妙的沉重之中,四目对视之间,房间里被懒洋洋的暧昧气氛所灌满。

最终,还是林晓光羞耻地败下阵来,他慌乱地把视线从高园园的脸上挪开,转移话题道:“园园啊,其实我觉得你比所谓的“四小花旦”啊,“双冰”啊出道都要早,长得也更漂亮,怎么你好像这几年,也没争过那些事。”

高园园笑道:“我以为你要说我没有她们混的那么好,哈哈。这个也不是自己争来的吧,这也不是人家自己给自己封的,这肯定是一个媒体层面或者大众层面冠上的,我可能确实是哪都不靠吧。”

林晓光好奇地问:“你就从来都不在意这些事么?”

高园园点点头:“当然了,这有什么好在意的。”

“就像最近炒的沸沸扬扬的打人事件,现在几乎每一个人都在讨论,可我觉得,这些都与我无关,所以从不关注。”

这点倒是很让林晓光感到意外,要知道,在他的眼里,女人往往比男人要八卦得多。

感谢书友“渚寒卍烟淡”的打赏支持,也感谢每一位订阅投票的小伙伴,谢谢每一位朋友的陪伴和鼓励,这本书写了60多万字,花了我很多时间和精力,从头到尾也就只挣了几百块钱,如果写的不好,或者有什么观点不合,希望大家尽量不要开喷,互相理解,其实……我也不容易啊。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