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第245章:光明背后的阴暗  华娱之白金年代 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    『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』

被海润影视雪藏的这两个月,林晓光一刻也没闲着,除了积极参与《还珠3》的宣传活动,还抽空给自己考了张驾照回来。

过完年,眼看情人节马上就要到了,林晓光琢磨着,自己和小樰平日里聚少离多,好不容易碰上这样的特殊日子,总得弄些别出心裁的惊喜,好好跟她浪漫一下。

2004年2月13日,杨樰接到林晓光在魔都的电话,说明天的情人节要到京城和她一起过。

2月14日。

黄昏。

京城。

杨樰如约而至,却没见到林晓光的人影。

“杨樰姐姐。”

一个穿着红裙的可爱少女站在了杨樰面前,“祝你情人节快乐!这是你的朋友让我转交给你的,他在我们店里租了个信箱,这是钥匙。

“林晓光!他人呢?”杨樰问。

“他没来,一切都是电话预订的,他只是让我把这个交给你。”

那个店铺有很多信箱,起着各式各样充满个性的名字。

晓光会给信箱取怎样的名字呢?杨樰正在思索的时候,赫然看见一个信箱上挂着一只穿着婚纱的淡蓝色小熊。

她不由自主地把手里的钥匙插进锁孔里。

只听见“咯噔”一声,信箱真的被打开了,里面放着一只包装得十分精致的小盒子和一张写了黑字的纸条,以及一支娇艳欲滴的玫瑰花。

杨樰看着纸上林晓光的字迹:“小樰,对不起,我失约了,这个盒子里有我送给你的礼物。”

杨樰叹了口气,急忙打开那只小盒子,里面放着一条很精致的项链,心形的坠子闪着灵动的光泽,那么纯洁,那么璀璨。

“喜欢吗?来,我给你戴上。”杨樰一转身,突然看到林晓光在自己的身后冒了出来。

又惊又喜的杨樰一下子就被林晓光抱在了怀里。

随后,林晓光开着新车带她往路上奔去。

“去哪儿?”

“吃饭。”

“吃什么?”

“西餐吧?情人节吃点烛光晚餐,感觉还是挺不错的。”

杨樰把嘴撅起来了:“不好,我不喜欢吃西餐,又是刀又是叉的,很难拿,还要注意仪态姿势,根本吃不香。”

“那你说吃什么?”

“火锅,我要吃好吃的四川火锅。”

林晓光愣住了。

哪有女孩子过情人节想跟恋人去吃火锅的……

不过,在这乍暖还寒的季节,吃点热辣美味的火锅,还是挺合时宜的。

话说回来,在这个圈子里,说到吃,又有几个人比做餐饮业的任权还更了解呢?

林晓光沉吟片刻,打了个电话:“哎!权哥,你知道京城哪家的火锅比较正宗?”

“……”

“好不好找?”

“……”

“你去帮我订个位,要包厢,两个人。”

林晓光开着车带杨樰就去了。

兴许是车技生疏的问题,林晓光总觉得这条路很难开,绕了好几个圈都找不到进去的路,不得不把车停在附近的大酒店,然后带杨樰钻小巷而进。

店门口狭窄到只能容一辆车进出,若两头堵上就塞车了。

服务员把门一拉,一股浓郁的火锅气味扑鼻而来。

杨樰进门就笑了,说:“没错!是这味儿!我的最爱!”

林晓光几乎是照着菜单顺着叫过来,诺大的桌面上放了一个一个小篮头,老板娘见了林晓光,亲自布菜:“小任特地嘱咐说要好好招待您。”

老板娘在一旁总没话找话,介绍菜的新鲜和口味的正宗,一会又让换罐煤气,一会又让上点热毛巾,林晓光先是笑着客套,最后不得不说一句:“一起坐下来吃吧!”

老板娘愣了一下,赶紧说:“哎哟!你们吃你们吃,我还有事,不打扰了。”这才转身离去。

老板娘在的时候,杨樰还要替林晓光顾及一下形象,老板娘这一走,杨樰早已压抑不住的馋虫在门合上的一刹那奔涌出来,她舒坦地开始享用晚餐。

林晓光看杨樰举着小漏勺,一会儿捞起脑花看看,一会儿举着脑花再看看,心急吃不到嘴的样子,笑着说:“你不会把脑花放进去烫?这要煮很久的,一定要煮透,不然搞不好有寄生虫什么的,很不安全。奇怪,你一个女孩子,还是女明星呢,怎么会喜欢吃这么野蛮的东西。”

杨樰嗔怒地白了他一眼说:“老土,就你文明,这多好吃啊!像豆腐一样的绵滑。”

林晓光又好气又好笑地道:“你到底想吃什么?你要喜欢吃豆腐,就索性烫豆腐啊!”

杨樰的表情很轻蔑:“像你这种单向思维的人,是体会不到这种复杂快乐的。我问你,你为什么抽烟?你究竟是喜欢烟头飘出的烟,还是喜欢里头的尼古丁?”

林晓光还真没想过这个问题,反正抽烟这个嗜好对他而言,喜怒哀乐的时候,都可以往嘴里叼上一根,简直潇洒至极。

“你明知道尼古丁有害,为什么还抽呢?如果仅仅是喜欢烟,那你拿根棍儿在火上烤烤,不也出烟吗?你享受的既是烟的漂浮,又是尼古丁的瘾。这就是我的脑花。既要有豆腐的味道,又要有肉香。两者缺一不可。至于绦虫,可以忽略不计。”

林晓光和杨樰边吃边聊,包厢里的气氛倒也温馨惬意,这期间,王晶花还托杨樰带话给林晓光,说的自然是关于签约的事宜。

本来这事儿也没什么,毕竟林晓光最初的想法,就是想跟着“花姐”王晶花干,可今时已然不同往日了,当他此前从杨樰口中得知,王晶花打算离开华宜自立门户之后,他就不再把希望寄托在王晶花身上了。

林晓光很清楚,无论华宜兄弟有没有王晶花,华宜在未来的十年,甚至是二十年,都是顶级影视集团的存在,特别是在做电影这一块,那是相当的辉煌火爆。

更何况,就目前来说,加入华宜,对于林晓光而言,就算不是最好,也是最佳的选择之一。

所以,林晓光只能拒绝王晶花和杨樰的好意。

这样一来,杨樰就有点不开心了,她想要的并不是现在这样的生活,她在华谊的这几年过得并不愉快,一年到头下来,除了拍戏还是拍戏,她早就厌倦了这样没日没夜的生活,也越来越渴望相对安稳和悠闲的日子。

她希望林晓光可以和自己一样,跟着王晶花,既能安安心心的拍戏,又有自己的空间和时间,去享受平凡岁月的点滴。

“你晚上有空吗?咱俩去看电影吧。”

杨樰不说话,显然是因为签约的问题,和林晓光产生了分歧。

“不要说不。”林晓光有点命令的味道。

“不。”杨樰赌气说。

林晓光一脸无奈。

缓了缓,杨樰意识到自己的任性,转换了个低声细语的口吻:“晓光,你就听我一句劝,跟着花姐准没错,华宜不是那么好待的,你看我一年到头,有几天得闲的日子?”

“好,你让我考虑考虑,我决定好了,会提前告诉你。”林晓光耐着性子,敷衍了一句。

“真的?”

“真的。”

“没骗我?”

“你总得给我时间考虑不是?”

见林晓光稍稍有松口的迹象,杨樰又恢复了笑容:“那行,咱俩吃完就去看电影。”

“想看什么电影?”

“今年的贺岁档有哪几部电影?”

“《手机》、《无间道3》……还有什么来着,一时半会儿忘了,着什么急啊,去了电影院再说。”

“行,那咱们走吧。”

话说,提到贺岁片,很多人都会自然而言地想起冯小岗,这位被内地媒体号称“贺岁片之父”的男人。

然而,贺岁档的前身是贺岁片,最早的贺岁片其实是出现在香港。

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,每个岁末年初,香江群星总会凑在一起,拍几部不太在意片酬的电影,把热热闹闹、辞旧迎新的氛围通过大银幕传递给观众。

至于内地的贺岁档,很多人都会想起冯小岗和葛忧,从1997年的《甲方乙方》开始,俩人携手将贺岁片的概念深深植入人心,并在相当程度上带动了整个中国电影市场贺岁档的兴起。

但实际上,内地首次提出贺岁片这个概念的人,并不是冯小岗,而是陈佩斯。

是的,就是那个曾经在春晚舞台上家喻户晓的“陈小二”。

作为中国电影市场化后第一个吃螃蟹的人,陈佩斯在1995年《太后吉祥》的策划书上,就打出了“中国第一部贺岁片”的旗号,比《甲方乙方》早了三年。

当然了,不管怎样,从《甲方乙方》开始,“冯氏喜剧”就引领了中国电影人争相竞逐贺岁档的热潮。

随着贺岁档的蛋糕越做越大,谁都想分一杯羹,于是贺岁档也和中国电影市场一样变得鱼目混杂。

毫无疑问,2004年的贺岁档,冯氏贺岁片《手机》在观众中投下了一颗手雷,全国票房突破5000万元,成为2004年贺岁档电影票房第一位的影片的同时,也让一个叫崔泳源的主持人因为这部影片,陷入了漫无边际的质疑,和充满讥讽的舆论漩涡之中。

可惜,没有人在意真相如何,《手机》还是比下了刘德华、梁朝伟的《无间道3》,另外,《我和爸爸》、《玉观音》、《地下铁》、《安娜与武林》等影片,因档期拥挤,都是来去匆匆。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