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第一千五百二十七章 突破之时,亦是身死之日  神藏 首页
下载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    『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』

一句拜见少主,炸的方逸识海嗡嗡作响。

这五位神兽,视醉剑仙为主人,自己得到醉剑仙剑法传承,识海之中更是有醉剑仙残留的一道剑意。

按理说,五位神兽拜他为少主乃是理所当然的事情,但是方逸却从未这样想过,依旧认为醉剑仙是醉剑仙,自己是自己,他分的清楚,同样觉得五位神兽也同样分的一清二楚,甚至做梦都没有梦到过这样的场景。

看到他们的动作,方逸忽然感觉一阵恍惚,如做梦一般,就在一个月前,天地宗还处于风雨飘摇的状态,四面楚歌,朝不保夕,可这才一个月不到,先是和凌霄宫握手言和,然后三大圣地主动示好,紧跟着,五位神兽竟然要拜他为少主。

瞬息之间,天地宗所有的问题迎刃而解。

不但方逸发懵,大殿中的所有人都有一种如梦似幻的感觉,总之,不相信眼前这一幕是真实发生的事情。

“这是,幻境?”彭斌与龙旺达对视,感觉自己进入了幻境之中。

“不知道……”龙旺达摇头道:“我倒希望是真的,可是太难以置信了。”

宇文烟三人亦不明所以,开始见方逸称呼对方为五位前辈,还以为是天地宗背后隐世宗门中的师门前辈,可转眼就成了仆从,这转变有点太快,一时间让宇文烟三人也转不过弯来。

“五位前辈请起。”

方逸连忙伸手相搀,五位神兽起身,白虎笑道:“少主不必如此,你集齐五行剑元,得到主人真传,识海之中还有主人一道残存的剑意,我们早就有认你为少主之意,本来是打算待你磨砺一番,修为突破到元婴境界之后再提此事,不过现在看来,以你的实力也没有什么可以磨砺的了,因此我们五个才一同前来拜见。”

“承蒙五位前辈错爱,少主就不必了,能将宗门搬到剑世界,得五位前辈庇护已是莫大幸事。”方逸道摇了摇头,说道:“退一步讲,醉剑仙老师一直视五位前辈为兄弟手足,方逸称呼一声前辈自是应该,不敢以少主居之。”

“称呼什么的无所谓了。”白虎道:“我们称呼你一声少主,你称呼我们一声前辈,互不吃亏,就这样定了。”

“五位前辈还叫我方逸就好,少主什么的,听着就觉得浑身不自在。”方逸抖了抖身躯,似起了一身鸡皮疙瘩的模样。

“这……好吧。”白虎也不勉强,正如他所说,称呼什么的无所谓,醉剑仙本就不是什么教条之人,跟着这样的人久了,性情之中自然也不会有那么多条条框框。

“还有个礼物。”说到礼物,白虎淡淡看向宇文烟三人,开口说道:“还请三位回避一下。”

“尊前辈法旨。”三大圣地中的太上长老,此时表现的如同乖孩子一般,尊白虎之意退到殿外等候。

到了殿外,三人不禁面面相觑,不知道是该在此等候还是该就此离去,有心离开,但是没那几位开口,三人也着实担心。

这正是他们曾经害怕出现的局面,如今,没有人能够制衡天地宗,便是连他们的生死都捏在对方手中,生怕一个举动便会触怒对方,这种滋味可不好受。

三人心中也有庆幸,庆幸当初没有脑子一热联手攻打天地宗,否则,三大圣地此时怕是已经在连云海域除名了。

龙旺达白虎曾经见过,亦知道彭斌是方逸的结拜兄弟,钟离无双更是醉剑仙的记名弟子,没有外人,白虎手中突兀出现一块石头。

这石头有拳头般大小,散发着柔和的乳白色光芒,迷迷蒙蒙,丝毫不觉刺眼,却将宗门大殿内照耀的如同白日一般。

“仙石……”方逸体内的钧天鼎器灵,忽然低声嘶吼出了两个字,听着钧天鼎的声音,方逸眼前甚至出现一幅画面,画面中一男子盯着眼前的石头,红着眼睛,沙哑着嗓子吼叫。

“方逸,这是仙石……”钧天鼎器灵再次开口,似乎是在提醒方逸。

“我知道。”见到那块石头,方逸的心脏都跟着跳了起来,不用钧天鼎提醒,方逸下意识便想到了仙石两个字。

“华严宗隐世已有近十万年,便是怕暴露出这块仙石。”白虎将仙石递到方逸眼前,道:“这便是华严宗的根本了。”

“难怪要隐藏起来,连三大圣地的极品灵石矿脉都不争抢。”

彭斌亦瞪着白虎手中那块仙石发呆,“这就解释的通了,有了仙石,谁还稀罕极品灵石矿脉,换做是我也要躲藏起来,就算是修为再高也不能暴露出来。”

“有点晕。”龙旺达揉着太阳穴:“今天发生的这一切有些不真实,我觉得我需要休息休息。”

“方逸,你可是说过,若是有机会得到仙石,优先给我使用的。”钧天鼎的声音在方逸识海中响起。

“有吗?”方逸一脸茫然,假装忘记,正不知道如何拒绝钧天鼎时,白虎一把又将那块仙石收了起来,道:“我会以这块仙石为根基,布下阵法,送你一条极品灵石矿脉。”

“难道三大圣地中的极品灵石矿脉中,也有仙石?”见白虎收了仙石,并说了用途,钧天鼎异常失望,但是听到白虎后面的话,立刻又燃起希望,若是三大圣地中的极品灵石矿脉中有仙石存在,无论如何也要撺掇方逸抢过来。

不过白虎接下来的话再次浇灭了钧天鼎的希望:“没有,以仙石为根基形成的灵石矿脉,可不是三大圣地中的那种矿脉可比的。”

----

连云海域,与混乱之岛接壤处,空间一阵颤动,一艘海船驶出,海船甲板之上,为首站立着三位老者,这三人皆是白发白须,虽是老者模样,却不显丝毫老态。

“连云海域,我们终于回来了……”正中间那位,张开双臂高呼,似是要拥抱大海一般。

这三人,正是混乱之岛三位岛主,大哥谷冥,二哥秦煌和三弟楚鸿飞,这三人同出一脉,早年便结为异性兄弟,一同闯荡连云海域,直到被三大圣地出手赶到了混乱之岛。

几年之前,终于有一位中岛岛主破译出几卷功法,他们还真从其中找出了适合自身修炼的功法,本就处在元婴巅峰境界的三人,最终耗费几年时间突破到了分神期境界。

只不过三位岛主亦发现了一些问题,以他们如今的修为,全力出手的情况下,周围空间都会坍塌破碎,甚至感觉到自身遭到这世界的排挤,立刻便明白了,分神期境界已经超出了这世界所能承受的极限,即便出手,也要留几分力,才不会被天道排挤。

“大哥,我们要不要赌一场?”楚鸿飞亦觉得心情不错,笑着问道。

“怎么个赌法?”谷冥偏头问道:“赌注又是什么?”

“赌法就简单了,蓬莱、东瀛和方丈,我们各去一处,比谁先杀光那些所谓的太上长老。”楚鸿飞道:“赌注嘛,就赌一百个女修如何?”

这三兄弟,平日里荒淫无度,每个人手下都抓捕了不少女修供他们玩乐,这样的赌注在三人中也很寻常。

“好,就这么说定了。”不待谷冥回答,秦煌已是抢着答应:“不过在此之前,我们也先寻些乐子,我记得以前,有一座罗浮宗,主修双修功法,历来都有收藏女修的手段,不如我们先去他们收藏的女修抢来再说,说不定就够我们这次的赌注了。”

说起女修,秦煌眼神中闪烁着异样的光芒。

“你这算是打劫同好,不过这个主意不错,我喜欢。”楚鸿飞道:“我还记得罗浮岛的位置,走。”

楚鸿飞手指自上向下虚划,虚空之中顿时裂开一道近两米宽的漆黑裂缝,三兄弟前后步入其中,随后虚空裂缝渐渐闭合,消失不见。

再次出现,已经到了罗浮岛外围。

“我们还用通报一声吗?”秦煌似笑非笑问了一句。

“自然要通报的。”楚鸿飞声音中凝聚了灵力,高声道:“罗浮宗的人听着,交出所有女修,可留全尸。”

虽然内容龌龊,但楚鸿飞的声音中正有力,顷刻间便传入天地宗之中。

还在门外等候的宇文烟三人顿时皱眉,叶修竹有些纳闷:“什么人?连天地宗占了罗浮岛都不知道,这消息得有多闭塞。”

天地宗这三个字如今在连云海域可是传的沸沸扬扬,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,三人还真想像不到,怎么会有修者不知道天地宗的。

但是下一刻,三人脸色同时变的难看起来,想要看看对方什么模样,却发现神识根本探查不到对方的修为,又是三个超越了元婴修者的存在,不仅如此,还是老熟人。

想当年,正是以宇文烟三人为主,将谷冥三兄弟追杀到混乱之岛中的,想不到如今那三人竟是全都突破了元婴境界,也不知道是分神期还是更高境界。

宇文烟三人神识探查的同时,谷冥亦以神识笼罩了罗浮岛,同样看到了宇文烟三人,想起当年被追杀的惨像,谷冥顿时红了眼睛,冷笑道:“还真是应了那句话,不是冤家不聚头,想不到在小小罗浮岛,竟能碰到他们三个,正好,先收些利息回来。”

“什么人吵吵闹闹?”天地宗之中,麒麟的声音显得有些暴躁,手一伸,半截手臂便没入了虚空。

刚刚高声通报的楚鸿飞突然惊骇的发现,在他眼前的虚空之中,突然伸出一只大手,抓向他的身躯,更令他恐惧的是,那大手出现的瞬间,他便发现,无论是身躯还是元婴,都无法动弹一下,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大手抓来。

“什么人?”谷冥亦大惊失色,那只大手虽并非针对他,但同样也能感觉到其中的恐怖威能,想要出手阻拦,可却突然感觉那手掌根本不在这片空间之中,自己以灵力阻挡,那大手便似虚影一般穿过。

“不要……”谷冥还未想明白怎么回事,耳边便传来楚鸿飞的凄惨叫声,紧跟着,那只大手用力一攥,发出‘砰’一声响,被攥在大手中的楚鸿飞护体灵力崩碎,肉身化作一团血雾,便连元婴也一同被那大手捏碎。

“这怎么可能?”谷冥和秦煌两人的脑海中满是不解,突破元婴,到达分神期,本应该是他们三兄弟意气风发,剿灭三大圣地,统治连云海域才对,怎么顷刻间就变成这样?

还没等两人想明白,又是两只大手从虚空中伸出。

“走。”见到那大手,谷冥与秦煌二人同时惊恐,连忙撕裂空间逃离,他们两个倒是没有经历被锁住身躯的恐惧,但是,当他们的身影在数十万里之外现身时,那大手亦同时出现,继续抓向他们。

无论二人是瞬间移动,还是全速飞行,始终被那大手笼罩追捕,寸步不离,哪怕已经距离罗浮岛数百万里,依旧无法摆脱。

也就是十几秒钟的时间,那两只大手似乎是玩腻了,谷冥与秦煌两人亦感觉到了身躯和元婴尽皆被锁住,动弹不得。

这十几秒,在谷冥与秦霜的生命之中,可谓是最漫长的十几秒了,被一只大手追杀,连躲入虚空之中都不管用,脑海中逐渐被恐惧所充斥,然后再变成绝望,脑海中再没有其他念头,如陷入深深黑暗之中,那大手抓住身躯的一刻,两人的表情之中甚至一种解脱的感觉,紧跟着便如同楚鸿飞一样,被两只大手捏爆成一团血雾。

宇文烟三人神识看到了楚鸿飞被活活捏死,浑身直冒冷汗,这可是超越了元婴境界的修者,竟然毫无还手之力,刚刚捏爆楚鸿飞的那只大手,好像是刚才认方逸为少主中的一个,那个赤裸着上身的中年人。

三人相互对望,没有言语,没有神识传音,却从各自的眼神里读出了一句话:这就是与天地宗为敌的下场。

宇文烟三人表情有些麻木,如同木偶一般,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,怀疑从到达天地宗后所经历的一切皆是在做梦,又或者是幻境。

谷冥与秦煌之死,以他们两人的神识却就看不见了。

“搞定。”麒麟两只手臂撤回,满意的拍拍手,对方逸道:“刚刚来的三人,好像是从那什么混乱之岛来的。”

“混乱之岛?”方逸一愣,随后想到了什么,问道:“他们修为如何?”

“刚刚突破到分神期。”麒麟耸耸肩,无所谓的说道。

方逸与彭斌龙旺达皆面色古怪,三人立刻就猜到,定是有人破译出了突破元婴境界的功法,这三位岛主费尽心思破译上古宗门的功法,却怎么也想不到,修为突破之时,竟也是身死之日。

正所谓福兮祸所依,祸兮福所倚,人之际遇,当真不可测度。

。着笔中文网m.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