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第九九〇章 且听风吟 下  赘婿 首页
下载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    『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』

七月二十,夜幕之下的成都在一片喧嚣之中沸腾起来。

“还真的来了……”

城北五湖客栈之中,感受着外界的喧嚣,于和中出到院子里爬上二楼,朝着远处眺望。视野之中有火光升腾,很显然,预期中的动乱已经在这一日发生。

他所居住的客栈如今被刘光世的势力包下,倒是不必担心安全问题,严道纶也上到二楼时,客栈前厅有人拿了纸张进来:“外头有华夏军,让我们今夜不要出去。”

严道纶点了点头,随即又有人从后头转过来:“那边明心坊在封路。”

明心坊位于这客栈后方隔河相望的不远处,严道纶与于和中等人走近二楼房间,推开那边的窗户,看到那边果然有锣声响起,已经有人开始把守坊门,大户的家丁手持棍棒从一所宅院里纷纷出来:“我们是聂府家卫,今日保护坊内众人安全,还请诸位不要轻易离坊。”

“聂绍堂。”于和中听得严道纶低声开口,“他是彻底投靠黑旗了。”

这聂绍堂原就是本地士绅,西南之战时他被师师劝降,不曾做出捣乱的举动,于和中被严道纶带着初次去找师师时,也就听过此人的姓名。眼下主动出来维护秩序,那是铁了心要跟着华夏军一块儿走了。

他回想起前日见师师时的心情,一方面不希望真看到华夏军有事,另一方面当看到有这样的防备,心下又觉得有些不舒服,这乱子,总该大一点才好的。

终于也只是说了一句:“华夏军有防备。”

严道纶点点头:“自然会有防备……如今就看其他人决心有多大了……”

……

“华夏军有准备……”

叫下人搬了楼梯,在院墙上眺望了一阵,关山海喃喃地说道,有无数的念头在此时的脑海中斟酌……

“就看能闹到多大了。”

他爬下楼梯,在院子里走动了几轮,穿好衣服的少女步伐轻盈地过来,被他不耐烦地推到一边。随后唤来最贴身的下人,低声下令道:“叫严鹰他们准备好,做不做事,看局面再说……”

脉搏跳动,犹如盛夏的燥热……

……

城池南边。霍良宝挥手示意,让一众背负刀枪的弟兄们缓缓地退回院子里。随后,他也一步一步地倒退而回。

关上大门,插上门栓。

众人在院子里站着,沉默许久,彼此对望,没有说话。

站在门边的霍良宝双手握拳,将华夏军发的文书捏成了一团,巨大的屈辱与挫败正笼罩着他。

过得一阵,有镖局里心思最活泛的那人动了起来,他搬来梯子,架在墙上向外观察。

“黑旗的狗腿子还在……”

“还在……”

“快走了……”

一声声的回报当中,过了好一阵,墙上那人终于咽了一口口水,回头道:“走了。”

霍良宝转过身来,与众人对望,众人的眼中跃跃欲试。过了好久,只见霍良宝举起手中的纸团,猛地扔了出去。

“去他娘的——”

他转过身,掀开门栓,用力地拉开大门。有人在背后高呼了一声,如野兽般热血的叫喊。

视野前方的街头没有华夏军的人,霍良宝足下发力,冲出门去!

夜风轻抚。

有人扣动了扳机——

*************

画面回切。

六月二十九,终于搞定了弟弟三等功奖章问题的宁曦,与方书常、侯五、徐少元、苏文方等一些人结伴走入成都巡城处的临时办公指挥部。指挥部很大,来来往往许多人、许多桌子和卷宗。

过了一会儿,宁毅抵达这边,将高层都聚集起来,传阅了一份文档。

“……零零总总准备了这么久,组织问题终于可以定下来,八月初阅兵,同时可以召开大会,之后文武方面的流程也已经可以定下,考核标准初步准备好了……你们这边,治安是个大问题,大事在即,想闹事的就有很多。最近城里不就有人在叫嚣,要跟我们打招呼吗……以前跟我们打招呼的是天下草莽,这次来了很多儒生,那也没错,是要好好的……打一个招呼,互相认识一下。”

宁毅敲了敲桌子。

“按照推测,这个流程一旦发布,城里的局势立刻就会紧张起来。阅兵是在八月,那么七月底之前,会有一群不信邪的人想要铤而走险,不管是搞行刺、搞动乱,提前破坏掉我们的计划。我的想法是,首先把饵放出去,要引导他们的想法,让他们尝试杀我,而不是想要破坏阅兵、越坏大会……”

“竹记会负责这方面的舆论引导,强化刺杀心魔的这个说法,弱化破坏阅兵和大会的念头。同时可以向他们灌输军队进城是最后期限的这个念头,让他们尽量抓住这之前的机会……不能说我们没给过他们机会,但如果他们在这上头寄望甚深,事情破坏,他们的下一步会更难走,走的人会更少……”

“之前两年的户籍调查很有必要,这次从剑门关过来的人,进城之后都有登记,如今已经有八千七百多,预计肯定会突破一万,甚至到一万五。有了这个名单,第一轮的筛选你们也已经做了,那就可以配合竹记做几次汇总,危险最大的那一群人,先把他筛出来……”

“各军精锐目前已经在抽调,到时候会配合你们进行工作,拿不下来的硬点子,由他们上。我们过去人不多、地方也小,下头的百姓相对纯粹,对敌人比较好筛查,今天不一样了,地方大了,我们不知道谁好谁坏,那么我们的防御,必须是全面性的。用最少的人手发挥最大的效率,这就需要合理的组织方式和调配能力……”

“那么……把成都地图拿过来……以这做好的详细地图为准,每个街、坊、道路,要全都做出合理的分配,每条街安排多少人,哪里人多、哪里是重点、哪里容易起火、安排多少水龙车、能调配多少大夫、安排多少攻坚的军人、如果某个地方出现疏漏、补漏的人手最快多久可以到,这些必须全都做好。”

“这些事情,之前也有说过,对成都的初步摸排,已经做得差不多,接下来还有二十多天,所有的计划和预案必须完成,在暗中做出一到两次的演习。这一次可以捅小篓子,如果有人在自己家放火,我们也没办法,但不能出大乱,必要的时候,可以暴露我所在的位置,把他们往我这边引,然后一网打尽……”

“这次事情,方书常负总责,与竹记和情报部门的对接也是你的;侯五继续负责巡查和捕快的工作,之后也要接手军队里的援手;徐少元负责医务、救火、善后方面的各项事宜,还要什么人就调、整个计划细节你们敲定。我当诱饵,还是杜杀他们负责我的安全,其余各项对接应该也都清楚。另外,宁曦在这边跑腿打杂,负责军队人员过来后的联络接待……有没有问题?”

众人都表示明白。

宁毅的手指敲在桌子上:“那就散会,我要赶下一场。”

开这会议的时候还是三伏天,成都几度夏雨蝉鸣,到得初六,整个计划安排停当,文稿向外发布的时候,也有两拨军中精锐首先到了。其中一拨就是闵初一带来的女兵队伍,她也是在张村接了苏檀儿的命令,于是七夕之前带队抵达了这边,公私两不误。

这一天的中午,宁曦便带着闵初一等人到了临时指挥部那边,安排了任务。

“……我们将整个成都城,分为了一共四十五个大块,每个大块安排十到二十人,进城的不会超过一千精锐……你们以五人或者十人队分组,配合熟悉当地情况的捕快或者竹记、情报处的成员行动,要注意听他们的建议,你们毕竟不够熟悉。好在你们来得早,可以先到地方转一转……”

此后军人一批又一批的抵达,由负责联络的宁曦简要介绍之后,将他们带到侯五那边进行交接。此时华夏军内部关系紧密,侯五原本就是军队出身,随后做了许多后方安全工作,对于这些士兵的调配并不为难。而即便有几个刺头,由宁曦接待后再交过去,也绝不会随便闹出什么事情来了——这是“太子爷”负责的事情,有脑子的都不敢怠慢。

随着时间的推进,一批又一批的人员筛查初见轮廓,一些高度危险的对手被标注出来。

七月十四,牛成舒、刘沐侠等人所代表第七军精锐进入成都,七月十五王岱抵达成都,十六,毛一山带队入城。不少过去军队比武中的前几名,此时幸存下来的都在这些队伍里。而在这之前,随着陈凡夫妇过来的二十九军精锐也已经到了,宇文飞渡、小黑等人早已归队,从外头过来的老实和尚等人,也已随着商队在成都地下活跃了数日。

“……这一次的成都聚会,暗地里确实来了一些武艺还不错的家伙,这种时候进到城里,又不愿意参加我们的比武大会,心怀鬼胎是非常有可能的。当然,如果他们不动手,我们欢迎他过来游园观光,但如果事情爆发,他们到街上乱跑,我们要第一时间控制住这些人,这里有几个名字,徐元宗、王象佛……有个叫陈谓的杀手,一度很有名气,确定他来了,但不知道位置……”

“……这第一批需要排除的高手,我们也安排好手上场,但是这不是什么比武,我们首先,以礼相待,愿意回去的、愿意退后的、愿意束手就擒接受我们安排的,要谢谢他们,以后可以补偿可以道歉。但如果在当时对着干,记住你们是军人,对付这些江湖败类,用不着讲什么江湖道义。”

“如果有时间可以打一场吗?”开会途中,后进生牛成舒举手。方书常看了他一眼:“不可以。”

随后扔出一张纸来:“你带人负责王象佛,这是个武痴,这次过来,可能他的修为最厉害,不要掉以轻心,刘沐侠与你编入一组,你们五个人,处理他一个。”

“是!”牛成舒举手敬礼,随后接过王象佛的档案坐下。

随后扔出一张纸来:“你带人负责王象佛,这是个武痴,这次过来,可能他的修为最厉害,不要掉以轻心,刘沐侠与你编入一组,你们五个人,处理他一个。”

“是!”牛成舒举手敬礼,随后接过王象佛的档案坐下。

方书常的目光扫过众人:“这次从剑门关外头进来的人已经超过万五,我们虽然配合外头的人筛了两遍,但是漏网之鱼肯定有,城里的高手可能不止这些,所以不要觉得就手头上一两个的任务,很可能你们要打上一夜。另外,除了听地面的指挥,城内一共准备了三十五个高的地方当望楼,必要的时候热气球也会升起来,你们也要注意好那上头的信息……”

军队里的人来得陆陆续续,这样的会议也不是第一次了,这次是安排最精锐的人手,方书常将各种安排说完。

“……如今所有人都在外头看着,要跟我们打招呼,要呼朋唤友、一拥而上。宁先生那边也说了,如果事态紧急,可以暴露他的位置把人引过去……不过我觉得,我们就不要把人带过去了,难看。”

他话说完,众人起立、敬礼。

“——是!”

*****************

时间回到秋风抚动的这一刻。

小黑走上街头。

霍良宝拉开大门,咬紧牙关、奔向街道。

不远处的房舍阁楼上,宇文飞渡扣动扳机,火光爆开,压缩的空气推动子弹,飞出枪膛。

“三百步内,我是爸爸。”

野兽般的喊声随着夜风过来。霍良宝在这样的呼喊当中,踏上门外的石阶,众人跟着涌出。

砰——

霍良宝的脑袋爆开了。

身体在高速冲锋中震了一下,随后啪的倒在了台阶下的道路上。

后方众人堵在了门口,最后头的几人还撞了上来,然后跳跃着往外看。

外头的人怔怔地看着台阶下的尸体,细碎的血肉洒了他们一身。

小黑在前方的道路上叹了口气,朝他们摆了摆手。

“回去吧。”

一群凶神恶煞的镖师们热血沸腾、额头上的青筋未消,手握成的拳头还在空中颤抖。由于有些楞,而且挤在了一起,他们一时间没有做出合适的反应来了。

有人在最后方跳来跳去。

“怎么了?怎么了……哎,让我看看……”

……

徐元宗大声嘶吼着冲向王岱,他的一群兄弟亦然。

王岱拔出大刀,随后猛地扑向一边,后方的华夏军战士列成一排、举起了手中的火枪。

轰轰轰轰轰轰轰——

一群武者左右乱窜地躲避,有血花绽放出来,有人倒地,随后有数名战士拔刀,犹如一面墙壁从街道那头推杀过来。亦有几名士兵继续填充着火药。

王岱的大刀已经当头斩向徐元宗——

……

牛成舒与王象佛在道路之中相互殴打,沉重的拳头与不要命的冲撞将路边的一块青石板都砸成了两截。

“哈哈,痛快——”

“哈哈,过瘾——”

打不多时,彼此口中都见了鲜血,反是哈哈大笑。

有穿着军服的人从道路那边出现,那是刘沐侠,他站在旁边看了片刻,待到两人稍稍分开,才皱眉说道:“看起来要打很久啊……”

王象佛打得起兴,算是热过了身,张开双手道:“要不要一起来啊!”

江湖规矩,这样的单挑放对,一般不会有第三者插手,他的话语之中,是带着讽刺的。

刘沐侠点了点头:“好啊。”

王象佛眨了眨眼睛:“啊……”

黑暗之中的街角,陡然间有人冲出,转眼间到了王象佛的身旁,一把抱住他的腰身,将他推向后方,王象佛挥拳下砸,刘沐侠抓住沉重的钢刀连刀带鞘猛挥过来,牛成舒一记拳头照着他的腰肋猛击,之后还有人过来。

站在街道另一边墙壁旁的卢孝伦看着五个人影围住了王象佛,刚猛的拳脚不断挥出,街道上全是砰砰砰的声音,王象佛在第一时间试图过摆脱与突围、甚至于展开反击,但片刻过后,便抱着脑袋、蜷缩着倒在了地上……

卢孝伦转身,尽量无声地朝街道那头离开……

……

热闹的夜晚才刚刚开始,亦有漏网之鱼已经在某些地方闹出了小乱子。

宁毅与陈凡在塔楼上举着望远镜,四处探索,身边有两名狙击手正在待命。

“你说他们什么时候才能找到这里来,我这身手好久不用,也快锈了……”

宁忌已经离开了老小贱狗的院子,看着烟火的方向,在黑暗的街头全力奔跑、犹如飓风。他激动得不行。

“等等我等等我等等我等等我啊……”

然后奔跑到听起来正在斗殴的街道,与正从里面出来的卢孝伦打了个照面。卢孝伦被这突然奔跑着出现的小少年吓了一跳,少年看看他,然后探头朝里面看,随后陡然间,脸扁下来。

“打完了啊……”

他又拔腿狂奔,往其他地方去了。

卢孝伦擦了擦额头上的汗,朝回家的方向过去。

城市之中,外来的人们正在跟华夏军打出第一个招呼,华夏军的回应,也刚刚开始……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